当前位置:主页 > 校园新闻 > 校园新闻 > 校园新闻

绵阳留守儿童足球队 想念远方的父母时就一起踢会儿足球

作者: 采集侠 来源: 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:2019-11-24

  今年11岁的徐谦,是绵阳市安州区迎新乡小学足球队的队员。在球场上,他习惯以“小钢炮”自称,不仅是因为这和他扮演的电影角色有关,更与其崇尚技术流、脾气冲动的性格密不可分。

  在生活中,徐谦和球队很多队员一样,是一名留守儿童。2018年底,考虑到他即将升入初中,长年在外省打工的父母,选择回成都工作,可以经常回安州区的家,陪在他身边。

  小学留守足球队

  被这群孩子称作“家”

  迎新乡,地处绵阳市安州区西南角。一支小学足球队,让这个地方与外界的联系逐渐紧密了起来。

  从2017年获得“花样年华”全国青少年五人制足球赛亚军开始,光环和荣誉就一直伴着这支足球队前行。但不为人知的是,队员们多为留守儿童,孩子们常说,在想念远方的父母时,就一起踢会儿足球排解思念之情。

  迎新乡小学的心愿墙上,至今还贴着许多孩子写下的新年愿望。其中,还穿插着足球队队员的名字,“想要一双球鞋,想见一见父母。”

  家的概念,对这些孩子来说,那么近,又那么远。平时,他们就把球队称作“家”。

  1月17日,教练马顺洗在球队微信群发了一条消息:“后天要举行一场比赛,能回来的都回来。”

  简单的几个字,看上去有些严肃,也没说细节和要求,但队员们都知道,依旧是那个时间、那个地方和那些人。

  两天过后,在新扩建的足球场上,如期举行了一场友谊赛。参赛队伍横跨多个年龄层次,一边是读初一初二的“老队员”,一边是刚刚加入的新队员。

  可能是因为年龄越大,就越不好意思承认自己想念父母。无论是新队员,还是老队员,开始学会隐藏内心真实的情感。从他们一言一语中能够感觉到,只有攻破球门的一刹那,他们的心扉才会打开。

  今年13岁的甘俊伟,在提到自己家庭情况时,广州市九十五中,曾赌气说出“我没有妈妈”。现在,队员们还会因此逗他,但小俊伟从来都是笑着说:“这个玩笑开过就算了哈,你们不能这么说哦。”童言无忌。

  13岁的刘江,已经不再轻易流眼泪。即便很想让父母陪他玩、陪他吃饭。他说,“父母在外打工,是为了让爷爷奶奶过得更好,让我过得更幸福。”

  刘江在球场上,用不断进球的方式,宣泄这种依赖和思念的心绪。“爸爸妈妈今年会回来吗?”“会,再等4天回来,再等40天又要走。”

  留守球员思念父母

  想给球队拿个全国冠军

  作为足球队的“队长”,徐谦一直都说自己是男子汉,不能哭。在一部以迎新乡小学足球队为原型的电影《破门》中,徐谦饰演“小钢炮”角色,他自己脾气冲动、嘴硬心软的性格,赋予了这个角色生机,但也给他的生活带来了影响。

  幸运的是,和其他队员们有所不同,2018年底,徐谦长年辗转于福建、广东、江苏等地的父母,选择回到成都工作,“一方面是考虑到儿子要升初中,必须抓文化课,另一方面也觉得自己岁数大了,不想漂了。”徐谦的父母说。

  油烟炙火中,徐谦的父亲徐刚一边炒菜,一边表达着一个父亲对儿子的抱歉和无奈,“他那个性格,爷爷奶奶根本管不到他。”

  面对儿子徐谦在足球场上取得的成绩,徐刚很骄傲,但有时也很头疼儿子的家庭作业和文化课成绩,“爷爷奶奶问他作业写完没,他总说写完了,结果第二天问老师,并没写完。”

  因此,徐刚和徐谦父子俩,私下会像兄弟之间一样,高兴时拍拍肩膀互相鼓励,看对方“不顺眼”时又会暗暗较劲。当然,其中也夹杂着期许与关心。

  得知长期未见的爸爸要回家,徐谦说要坐在沙发上等,“如果到门口迎接,会显得很想他,我不喜欢流眼泪。”可徐刚的车还没开到家门口,徐谦却跑得比谁都快,完全忘了自己刚才的“高冷”姿态。

  在家里,徐谦不爱吃肉,也不爱吃蔬菜。爷爷奶奶觉得他挑食,让他“多吃点儿才会长高”,合彩网站,他回答,“哎呀,不要说了嘛,我不喜欢受约束。”

  作为球队中的“小个子”,徐谦其实很在意自己的身高,可“小个子”却总是想搞“大事情”。他很看重输赢,对于赢球的比赛,逢人就会说“我今天进了几个球,五比三、六比二……把对方踢得落花流水。”输球后,他就一言不发,一个人到操场练上两三个小时。

  “既然身体和高度拼不过别人,就只能在技术上下功夫。”徐谦说,他的梦想,是想给球队拿一个全国冠军,属于他们自己的冠军。(记者宋潇施诗晨摄影刘牧雨吴枫)

关于我们 校园文化 校园新闻 联系我们 六合开奖结

Copyright © 2009-2016 广州教育,广州市九十五中 版权所有

友情链接: